返回

【红色金融路】第38集:金融领域的“淮海战役”!揭秘新中国的第一场经济战役

2021-07-13 15:22:34

图片

上海是近代中国的金融中枢,七十多年前一度成为国内外投机资本的聚集地,曾被称作“冒险家的乐园”。上海解放初期,国民党统治时代恶性通货膨胀的影响仍在延续,当时的上海投机成风,物价飞涨,于是在这里打响了新中国的第一场经济战役——银元之战,而这场经济斗争也被称为金融领域的“淮海之战”。



以下视频来源于

央视财经


以下视频来源于

央视财经



黄浦江边的上海外滩,解放之前被称作是“十里洋场”。外滩15号是今天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,在那时是国民政府的中央银行,1948年12月23日,一大早银行开市,市民们就像潮水一般涌入进来,希望把手中不断恶性贬值的金圆券兑换成黄金。

图片


解放前的上海外滩,曾是殖民化资本主义势力聚集的顽固堡垒,一度聚敛了中国大量财富。国民政府在法币体系崩溃后,于1948年发行了金圆券,然而本应抑制物价上涨、维持货币体系稳定的金圆券,却害苦了上海人民。

上海市银行博物馆馆长 黄沂海当时物价飞涨的程度,不仅是早市跟晚市不同,几乎是要按着时点掐着秒表来算,每秒都不一样。有些老百姓到理发店去理发,理发前说好是一个价格,理完发又涨到了另外一个价。所以那时就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推出金圆券的政策。当时按照发行初衷,是以金圆为本位,每个金圆单位含0.22克的纯金。所以叫金圆券,但是实际是做不到的。


没有足够的黄金储备,限制铸币的数量就没有相应的保证。金圆券在当时不断地超发滥发,每小时都在贬值。市民排队买米,排尾付出的价钱比排头贵;银行收款不数多少张,只数多少捆。“大街过三道,物价跳三跳”,人人不留隔夜钱,市场一度更加混乱。

图片


上海市银行博物馆馆长 黄沂海60亿法币,折合金圆券1万元,在当时的上海市场只能买到一勺米,70多粒大米。


1949年5月28日是上海解放的次日,军管会颁布公告:自即日起,以人民币为计算单位,6月5日以后,禁止金圆券在市面流通。6月1日,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挂牌,并开始以人民币兑换金圆券,比率为1∶10万。


上海市银行博物馆馆长 黄沂海人民政府一到上海就采取了几个措施。一是从北海银行,就是解放区的银行,把刚刚印好的人民币用40辆大卡车送到上海。二是随人民解放军南下的,解放区当时印刷厂的一些干部,迅速接管了上海曹杨路中央银行中央政府的一个印钞厂,用厂里留下的一些美国的印钞设备,加上我们解放区带来的钞版,即人民币的钞版,开足马力日以继夜地开始在上海印制人民币


图片


短短5天,上海市民蜂拥而至,把他们家里的金圆券推着小车、装着麻袋送到人民银行的兑换点,兑换了36万亿。初步估计,后来用7天时间把整个上海的金圆券基本兑完。


图片


用人民币兑换金圆券,给上海人民带来了生机,然而此时,上海解放还不到两周,一些投机分子趁机兴风作浪,利用老百姓多年饱受通胀之苦、担心纸币贬值的心理,玩起了他们擅长的金融游戏。

上海市银行博物馆工作人员 许斌国民政府晚期,恶性通货膨胀开始,老百姓意识到银元这些硬通货是比较保值的。上海解放以后,老百姓有点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”的感觉,觉得人民币也是一种纸币,还是不让人放心,所以习惯性地想把纸币兑换成银元。所以老百姓往往是把原来的金圆券换成人民币,然后再拿人民币去黑市上换成银元。


图片


银元价格有很大波动,官方价格跟黑市价格差别很大。黑市价格在1949年6月4日差不多是1100元人民币兑换一个银元,而到1949年6月7日,上海刚刚解放10天的时候,银元的价格就到达了2000元人民币兑换一个银元。


面对这样的情况,当时的华东局召开了紧急磋商,当机立断,计划对货币的大型投机场所进行歼灭性的打击,银元之战即将在上海打响。

记者 李斯璇:一些老上海称,上海的汉口路在70多年前被叫做“三马路”。而记者观察到的一扇高高的厚重的铁门背后的建筑,其实还通向当年的二马路,也就是今天的九江路。那个时候二马路被称为是东方华尔街,很多国内外的金融机构都聚集在这。而在上海刚刚解放的时候,一场极为重要的金融斗争就发生在这栋建筑里。


德必外滩WE园区客户经理 陈婧这张照片是当时的交易大厅。


图片


当时有一个地下金库,现在可以看到有一个玻璃走道,一头可以看到我们金库的保险门,另外一头估计是通往人民广场的一条路。


图片


当时它不仅是上海最大的证券交易所,也是远东最大的证券交易所。


图片


这是一张当时交易的老照片,当时上海有几百台电话,其中绝大多数都在这座楼里面。上海刚刚解放的时候,整个金融市场可能比较混乱,有一些投机倒把分子,了解到这样的交易的基础设施,包括电话和证券交易所在全上海遍布的一些据点,利用这些来进行银元的投机倒把。


图片


当时上海街头充斥着银元贩子,随处可见许多人两手敲着银元,“大头小头”,叮叮当当,沿街叫卖。

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徐昂由于银元投机分子的操纵,致使银元的价格每天翻倍上涨,包括大米、面粉等其它生活必需品,价格也随之上涨,甚至几天之内这些价格就可以翻到两到三倍。


随后,人民政府组织多方力量,对当时的大型投机场所,也就是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了查封。

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徐昂:6月10日上午8点,近200名公安干警身着便衣,以各种方式潜入到这里。9点左右,各种投机活动大概迎来了一个高潮,就是集中进行交易的时刻到了。10点,满载着解放军的卡车正式包围了这里,不允许任何人出入。


这个行动效果非常显著,行动结束第二天,人民币对银元的比价就从原来的2000:1,直接降为了1200:1,将近一半。为了长期控制货币的情况,包括物价问题,源源不断地将全国各地的粮食、大米、面粉、棉花、煤炭,运到上海来,使得老百姓觉得用人民币一样可以买到需要的基本生活物资。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,那就是折实。即不根据货币的价格,而是根据物品实际的价值,也就是说今天我用一斤米存到银行,那么几天后,我仍然可以按照一斤米的实际价值换回。


“银元之战”过后,时间到了1950年的春夏之交,这个时候整个上海的物价基本稳定下来,“银元之战”为人民币全面占领市场扫除了障碍,成为遏制通货膨胀的重要一步,为中国共产党接管大城市和调控经济提供了宝贵的经验。




注:以上内容转载自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,版权归原创所有